News & Update

【独家】网上拍卖热潮不逊股市 古玩收藏年轻化


“旧”出“新”经济:上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此文章摘取于e-南洋)

继我国股市新散户近期趋向年轻化,国内古玩及纪念钞市场交易包括拍卖也同样有年轻化的趋势,而且交投比过去炽热,涉足古玩收藏市场的人士因此看好这领域前景,并认为将有越来越多年轻卖家与竞标者出现。

显然的,向来予人高不可攀,无闲钱莫来的领域已走入了民间,而且原有的海外市场也在疫情期间得到进一步拓展,外国投资者及收藏家也有增加趋势。

寻求另一个投资选项,是个中原因之一。

百业几乎瘫痪运作的2020年,国家银行委任的官方拍卖官孙子巄却迎来最忙碌的一年,这一年他竟举办了20场的上述收藏品的线上及线下拍卖会。

对于这样的忙碌,他并不感意外,因为当疫情拉低经济表现之际,他早就预测到古玩及纪念钞交易市场会以“只涨不退”的态势,引领小市民经济。

只是,他和许多同业没料想到的是,当各领域表现疫期间停滞不前时,唯独这领域不断火红海内外市场。

5大因素红火

孙子巄也是槟城拍卖官协会会长兼MNP拍卖行创办人。作为拥有超过15年经验的拍卖官,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古玩及纪念钞的价值,只是今年市场交易比过去火热。

“我们过去可能每3个月一次,如今则几乎每个月都有。”

他接受本报访问时透露,基于去年能在管控期间举办了20场线上线下拍卖,因此今年他及古玩爱好者们都摩拳擦掌,准备迎来更多的拍卖场次。

他认为,如此旺市主要是基于5大原因:银行利息低,投资者转向古玩及纪念钞市场、有能力的民众在暂缓还贷措施下多了闲钱,因而趁势投资收藏、部分收藏家想要套现所致、国人在无法出国情况下,留在网上拍卖活动的时间增加,以及市场上古玩及纪念钞的现货流通量变大,刺激了交易的活跃度。

“这也是为何,去年疫情重创经济,但古玩及纪念钞市场却大好,而且不跌反升。”

收藏家当直播主

据本报在社交媒体上发现,单是面簿就出现至少50个古玩及纪念钞相关的专页或和人账号,不少专页更是在疫情期间变得较过去活跃。

“收藏小林”便是一个在管控期间崛起的社交媒体账号,平均每天都会有古玩推介售卖,十分活跃,收藏更是琳琅满目。

此外,不少过去的收藏家更直接当直播主,在网络上拍卖自己或别人的珍藏。


陈良

陈良绝处逢生

拍卖收藏品创新商机

和孙子巄一样忙碌的包括涉足这领域不到2年的陈良。

原本从事燕窝出口,他一开始只是在网上接触到古玩及纪念钞买卖,并基于怀旧及兴趣,所以就收集了许多各式古玩。

但是,他没想到这些收藏在疫情期间给了他另一个收入来源,甚至开创事业新方向。

“我起初只是喜欢这些儿时的玩意儿,所以就收集,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卖的。”

管控期成网卖红人

去年3月管控期间,由于燕窝生意无法如常运作,陈良为了维持经营,将藏品拿到线上拍卖,岂料反应超预期,除了平均取得30%回酬外,更使他迅速成为网卖古玩的红人。

如今社媒名称“Ronald Liang”的他最忙的时候可能每周直播4次,最少平均每周也都会有2至3次。

他向本报透露,从这段期间的观察发现,参与竞标的人各年龄层都有,其中年轻人更不少,这令他十分意外。他看好这领域并认为将有越来越多年轻卖家与竞标者出现。

目前,陈良决定继续投身这领域,显然的,古玩及纪念钞领域不仅从高不可攀的拍卖殿堂,走入了民间与民众靠近,不少人从中寻得生计。

尽管如此,对陈良来说,利润只是其次,过程中认识到的同好以及良性的交流,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线上拍卖让陈良意外创出事业第二春,也为传统业者带来新模式。

提高海外知名度

2020年期间,线上交易因管控期间变得更活跃,还意外地让各国收藏家发现我国市场在这方面的潜力。

这也无形中提高我国这领域市场的知名度,更为我国带来外汇。

过去几个月,根据孙子巄观察,尽管我国的古玩及纪念钞在过去都拥有一定的海外市场,然而疫情期间却进一步拓展,其中中国、美国、英国、新加坡、越南、泰国和印尼等收藏家更是有增加的趋势。

他分享道:“去年8月间,其一场拍卖中的青花瓷就从底价8000令吉飙升到最后12万令吉成交,而且成功得标的还是越南买家,而竞争对手则是中国收藏家。”

无疑,由于网络无疆界的缘故,加上不少人疫期在家的时间多了,因此浏览相关线上活动的机会也变多了。

本报观察一些面簿上的线上拍卖时发现,不少竞标者仅是来自新加坡和香港,而他们的出手之阔绰更是让本地买家咬牙切齿,卖者暗自窃喜。


林春煌

古玩店禁开另谋出路

网上拍卖开创新模式

拥有30多年经验的槟城美达古玩业者林春煌指出,疫情期间,门市基本上无法运作外,喜爱收集古玩的外国游客更因为无法到访而锐减,所以,儿女就将古物放到网上拍卖,成功开创了新的销售方案。

“过去我们是等人上门,如今是我们主动出击,甚至将古玩针对性地发放到古玩群组,与对的对象群直接接触,互动人数也较过去多。”

他表示,这确实比过去守株待兔的传统经营模式更好,他不仅不抗拒,更乐见其成。

林春煌:防“打眼”买假货

网上拍卖为传统古玩业者开创出新的营业模式,甚至接触到更多的买家,但这不意味着这样的作业模式,就万无一失。

也是槟榔屿古物收藏家协会创办人的林春煌就提醒,由于无法直接接触,因此若不是通过正规拍卖行来拍卖的话,买家还是可能会出现“打眼”(看走眼)而买到假货的情况,而卖家也可能因为缺乏行家来拍卖,以及缺少专业买家的出现,所以让人“捡漏”去了(买者用超低价买到好东西)。

但是,“捡漏”,却是吸引买家投资古玩古钞的原因,因为买到值钱的古董,回酬率可以是百倍千倍的;当然,一旦“打眼”,就可能血本无归了。一切就要凭个人眼力、知识、及经验。

此外,即使是没有“打眼”或“捡漏”,古物也可能会在运输过程中出现遗失或打破受损的状况。

不仅如此,对卖家来说,爽标或被人在竞标过程中玩弄,也是网上拍卖经常发生的不愉快事故。

高价古玩找正规拍卖行

询及忠告,林春煌直言,价格不高的古物或许还可以尝试在网上搜寻和交易,但是若要找价格昂贵的古玩,他建议还是找正规的拍卖行, 或直接到古物古玩店面交。

他强调,这不意味着所有网络拍卖都有问题,只是若涉及高价古玩,亲眼看、亲手摸、亲口问,亲耳探,可助买家减低受骗或“打眼”的风险。

“有时拍卖行也可能鉴查不出问题,行家也会开走眼或被骗的,这是每个收藏者的必经过程,但至少亲自检验询问,我们也能从中学习。”

孙子巄:成交额上升

有趣的是,孙子巄也发现,虽然今年的成交率不比过去高,但是成交额却是明显的上升。

据悉,过去古玩及纪念钞拍卖可达到70%,其中纪念钞更是悉数拍卖完罄,但疫期间古玩市场哪怕只有40%成交率,其交易额却媲美过去,甚至超过去年单一场次的交易额。

举例, 孙子巄在去年一场拍卖中仅达到40%成交率,但是交易额却高达20多万令吉。反之过去的成交率高,但是成交额却不一定标青。


收藏价值4关键

并非所有纪念钞或古玩都具备高收藏价值。孙子巄说,决定是否值得收藏基本上有4大关键。

第一,稀缺性。越是罕见稀有,收藏价值及增值能力自然越高,若产量少,且无法复制,更是值得收藏。以大英博物馆的藏品古董珊瑚首饰为例,除了年份久远外(1860年),更因为它是以稀少的“天使肌”淡粉珊瑚制作,所以如今已是天价收藏品。

第二,具一定复杂性。往往特别定制的产品,会因为工序多、技术复杂,工艺独特、或质料少见,因而显得更具价值。

第三,具故事性。一些极具传奇色彩的文物都会具备极高收藏价值。若有背后的故事,更能展现其珍贵。

第四,物品的主人身分。一些物品会因为谁曾拥有过而变得更具特色及收藏价值。如,宋庆龄出席各种场合经常佩戴的珊瑚饰品。亚历山德拉王后以及英国维多利亚公主佩戴过的“Choker"项链。

以古董瓷器为例,皇宫出来的,比民间的价高千万倍,存世量少或绝无仅有的,则更不必说了。当然,年代与作者是谁也极之关键。

古玩市场5大利好因素

1)银行利息低,投资古玩回酬更高

2)民众多了闲钱

3)收藏家想要套现

4)国人在网上浏览活动的时间增加了

5)古玩及纪念钞市场的现货流通量变大

5大网购风险

1)买家“打眼”

2)卖家让人“捡漏”

3)遗失

4)运输过程损坏

5)被人爽标

4大收藏指标

1)具备稀缺性

2)具一定复杂性

3)具故事性

4)物品主人身分

About Author

MNP commenced its operation by securing severa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greement to conduct foreclosure auction of real estate. It was not until 2014 to practically diversify its portfolio when it was appointed the first ever official auctioneer of Bank Negara Malaysia (Central Bank of Malaysia) to handle the Bank’s auction of Malaysian Banknotes with special serial numbers. MNP further strengthened its antique and collectible auction market leadership when it launched the inaugural Straits Chinese Antique Auction in May 2017. MNP was awarded ISO 9001:2008 in Quality Management System in year 2010 (upgraded to ISO 2001:2015 in 2018). It achieved another milestone when it was awarded the National Mark of Malaysian Brand jointly by SIRIM and SMECORP in 2015.